【箱子】

 

你坐在她的面前,感到無比的緊張。

其實你和她不太熟,儘管認識滿三年。這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三年可以從少年蛻變成青少年,人生數來也沒有太多的三年。

她似乎沒有惡意,但你在她的口裡,一文不值。

 

 

你面前放置一個箱子,那箱子看起來土裡土氣,沒有絲毫裝置,可怕的是,輕輕一按,自動開鎖。

她嘲笑你的收藏,那副模樣,就像箱子是她的,她再清楚不過。而你,感到萬分難堪。裡頭的東西對你來說無比重要,她卻什麼也看不上眼。「直白跟你說吧,」她看著你的眼睛,從模糊的視線望過去,你清楚她臉上每一分的細紋。「你要正視問題,這些垃圾為何不清理掉?」然後她繼續逼問,「你同意不同意要清理掉?」

你知道如果沒有順著回答,大概無法離開,可是你已經坐立難安,你想要逃走,門沒有鎖,在你旁邊不到一步路程,你卻無法離開。

於是乎,你開始否定自己。

真的嗎?難道自己所珍藏的真的都是垃圾嗎?

後來怎樣你也不太記得了,只知道心裡頭被狠狠劃了一道傷口,很疼很疼,一直在滴血。

血漬一路像細流般,無法停止。

突然之間,你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脅,突然之間,你開始疑惑自己得到的真的有比付出的重要嗎?這世界上有一種人,只會給你打擊,你不離開他,終有一天,你會死去,並帶著對自己的怨恨。

你回頭打開箱子,挖出裡頭的東西,然後,將指紋按上去。

箱子怦然打開,原來,還有一層暗格,這層暗格,裡頭裝著一把小刀。那是神給你的禮物,在你出生前,天使對你招招手,笑咪咪的說:「孩子,來,這東西收好。」你摸著刀柄,感到冰冷,感到疑惑,對上天使笑盈盈的臉孔,聽見天使的聲音:「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比天塌下來重要,你看這天,大概在你有生之年不會塌下,如果無法承受,就用這把刀,輕輕一劃,就切開了。」

 

你緊握著刀子,一開始微微顫抖,後來無法抑制地大哭,最後回歸平靜之時,你發現自己竟然能輕鬆地握著這把刀,甚至,你感覺到,使用它,切開任何東西都不會感到恐懼。

你的傷口還在流血,你白血球過少,血液很難凝固,多數的時候,你假裝自己不痛,其實只是忽視掉地板的斑斑血跡。你開始知道,付出真心並不一定能得到真心,你開始知道,人一定要為自己設想,你想要活著,而活著就必須要學會成長,必須要學會生存,必須要學會無情,你看似好像忘記傷害,其實每一筆都計在牆上,那面牆一筆一畫,不斷延伸,不斷擴大,你等待著。

有開始就有結束,有時候必須要結束才可以得到新的開始。

以前的你橫衝直撞,很直接,很固執,很好說話,別人說好就好,你覺得順著別人的建議,不起衝突很不錯。

現在的你仍然橫衝直撞,很直接,很固執,假裝很好說話,別人說好,你也說好,然後將怨恨記在心裡,你冷眼看著別人的建議,不起衝突只是為了維持表面關係。

有些人值得你付出真心,你必須學會分辨這些,你必須知道怎麼保護自己。

這世界上仍然有好人,仍然有傷了別人還不自知,甚至沾沾自喜,覺得自己贏了的人。

他們會不會有報應,你不想要去關心,但如果你瞧見報應發生,你不會再替他感到難過,同理心,銅鋰鋅都是金屬元素。

 

你將刀子放回箱子暗格,然後將箱子闔上。

你聽見那些人還在嘲笑你的箱子內容物,你也露出笑容,好像這只是一個玩笑,很好笑似的。

你很固執,並且有偏見,你對傷害你的人保持沉默,你慢慢敷上一層又一層的白粉,開始在舞台上,輕輕舞動了起來。

天空依舊藍天白雲,空氣依然帶著清香,這世界上是美好的,沒必要在一個地方駐足太久,讓船順著風向前駛去吧,你輕輕擺動裙角,翩翩起舞。

 

 

後續:獻給每個人生走向低潮的人們,我愛人類,這七情六慾,潘朵拉的災難之盒,最後的存在叫做希望,土裡土氣的真誠,土裡土氣的希望。人心難測,而我一直以來都相信,這世界上最經典的文學,莫過於悲劇。唯有悲劇,才能顯示出美好。我們都活在悲劇之中,無法控制未來,卻可以選擇活下去的道路,你我都是主角。

創作者介紹

練筆之境

粥魚兒-回到最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