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仍為筆者昔日2013年舊文。在此紀錄。

 

 

遙遠的海面傳唱千年的歌聲, 是迷惑人心的美人魚在吟唱。 

小心啊小心啊年輕的旅人們, 那美麗的倩影只是一抹虛幻。 

海神招喚著她的孩子回去啊, 你是否是下一個年輕的王子? 

 


【01】一尾人魚


從某一天聽到陸上的孩童訴說著一段關於小美人魚的故事開始,她就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 

孩童們說,在深海之處的城堡住著小美人魚,她有著一頭金黃色的秀髮,光華的皮膚,美麗的臉蛋,櫻桃小口可以歌唱世界上最美好的音樂。 

她最喜歡聽陸地上的孩童說些有趣的事情,深海中實在太無聊,她覺得自己生錯了時代,應該要生長在小美人魚的時代,而不是到處都是沒有腦袋的傢伙游來游去的時代。 

她母親產卵後,就搖著愚蠢的尾巴離開珊瑚礁群,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那堆卵中會誕生一個奇蹟。 

事實上,母親一離開,一隻海豚就掃進珊瑚礁,用堅硬的前嘴敲敲打打,大肆破壞珊瑚蟲的骨骼,只為了娛樂自己空虛的心靈。 

當然,那隻愚蠢的海豚大概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神所創的奇蹟第一個犧牲品。 

海豚一嘴一嘴敲到魚卵藏身的珊瑚礁時,她正巧從卵中奮力擠出,憑著本能,眼睛還未睜開就溜進更深層的骨骼內,剛好讓她看到兄弟姊妹們是怎麼被海豚的嘴活生生剁成碎塊。 

她震驚之餘,剩下的是滿足的笑意。 

那貪玩的海豚幫她減少了不少麻煩,如果更進一步可以幫她解決掉所有的麻煩會更好。 

她靜靜的等待,等到海豚玩得筋疲力盡準備離開。 

神的奇蹟讓她的身體和心靈都更加的聰慧,她快速的游到海豚的背上,張開五指牢牢的嵌入牠的背鰭。 

海豚奮力的掙扎卻沒辦法甩開。 

「愚蠢的傢伙,你應該要為能成為我的坐騎感到驕傲。」她咧嘴笑道,但明白這畜牲並沒有聰明到聽得懂。 

她駕著海豚往母親離去的方向游去。 

天知道基因的組合會不會哪一天又誕生一個奇蹟。 

她沒辦法保證不會有另一個奇蹟跟她競爭,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事情發生之前讓它成為虛無。 

所以,當她看著母親的魚頭飄浮在海面上時,她打從心裡鬆了一口氣,雖然她也想找到父親,但是怎麼去逼問一隻平凡不會說話的魚呢? 

她一邊鬆開指頭,一邊思索著將要往哪裡走,被釋放的海豚恐懼地離開,大概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不敢再惡作劇破壞珊瑚礁了。 

無庸置疑地,她是貨真價實的美人魚。 

她金黃的秀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高亢潔淨的聖靈之音,美麗的人形身軀還有完美的尾鰭,比被譽為「傳說中的美人魚」儒艮更接近童話中美人魚的形象。 

她甚至還懷疑是不是古代的文人看到她的同類而寫下這麼優美傳世的故事。 

【02】期待的王子


一個暴風雨交加的夜晚,她獨自一個人浮游在海面上,享受暴雨隆隆的優美景象。 

神在生氣嗎?她不由得抬頭凝望烏雲密布的天空。 

這時,一艘老舊的漁船被兇猛的海浪踹到她的面前,她忍不住屏氣。 

那一刻,她的腦海中浮現的不是像平常一樣,怒氣沖沖地想將擋住視線的東西通通咬碎。 

她看到了,簡直就像是孩童口中所說的童話故事一樣。 

一個英俊的身影被巨浪拋上天空,像個美麗的娃娃,濕潤的髮絲上每一滴水珠都清清楚楚映入她的眼簾,她從來沒見過這麼俊俏的人兒。 

那一刻,是她命中注定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的心被偷走了。 

童話故事是一個偉大的預言,預言著神所創造的奇蹟,奇蹟的她所遇的未來,她的存在,原來在好幾的世紀就被流傳著。 

她知道自己該怎麼做,那偉大的預言早就幫她想好。 

她跳離水面在王子摔落前讓他安穩的落入她的懷中,她豐滿的乳房是最好的溫床,王子可以永遠的沉睡在她的懷裡,直到世界末日。 

但她知道這樣的故事永遠不會有結局,童話故中,暴風雨並沒有完全摧毀豪華的船,否則,王宮裡就沒有侍女、侍僕們了,這樣的宮殿還算是宮殿嗎? 

現實和童話畢竟還是有所區別的,她沒有蠢到完全相信。 

破舊的船隻如果不加以理會,絕對會被海的力量解體。 

她一手拉起應該固定船隻的錨,將船拉回岸邊,對她來說船並不重,她可以輕易的舉起,但她又必須抱緊惹人憐愛的王子,這使她感到有點吃力,她沒有嘗試過一次做兩件事情,沒有把握可以做好,可是她必須做好。 

當船回到沙灘上,地平線已經快要露出曙光,時間緊迫,她隨手拋下船錨,將懷中的英俊人兒攤平在沙灘上,她不確定要怎麼做。 

她伸手觸摸他的臉頰。 

「多美的人兒啊!」她輕聲嘆息,手指劃過的地方留下深深的痕跡。 

人兒動了動身體,這是快要清醒的跡象。 

她才不會照著童話故事,如果事情有差錯,王子認錯了聲音,那她豈不是就要像童話一樣,被一個不明不白就得到所有好處的女人搶走一切。 

化為美麗的泡沫雖然很夢幻,但那不是她的結局。 

她要在這裡等到王子看到她美麗的身影,被拋在旁邊的船隻卻在此時發出騷動。 

【03】並非王子


「哎啊,我還以為死定了呢。感謝海神讓奇蹟發生,海浪竟然拖著船錨將我們推回岸上,真是奇蹟啊。」 

他們三三兩兩的走下船,看了一眼已經無法在出海的船隻,心中不免有些哀傷。 

這艘船畢竟載著他們度過了無數個季節,但這些感傷只有一下子就煙消雲散。 

他們看到獨自躺臥在沙灘上的少年,便一窩蜂地趕過去。 

「不會死了吧?」一名漁夫說。 

「混帳,什麼死了!你沒看到他的胸口還在震動嗎?」 

「最好人的胸口會震動啦,你是没讀過書喔!是起伏,白癡!」 

「幹,讀過書的還會上這艘該死的補漁船嗎?進了這麼多『好貨』,如果讀過書的就不會只是運貨,而是老闆了啦!」 

「說真的…運貨這麼久,都沒有嚐過一口…。」 

「幹,嚐什麼!嚐一口你的老婆和女兒就要通通去當妓女了啦!又不是自找死路。」他們一言一句的鬥嘴,那少年也慢慢清醒了過來。 

「阿叔…。」少年拉拉叔叔的褲管,眼神朦朧。 

他的叔叔搖搖頭,心中對他感到一絲的愧疚,但他就像所有的捕魚人一樣健忘,忘記走私毒品的危險,忘記把自己的家人送到危險的海洋。 

他只記得自己可憐這個被父母遺棄的孩子,記得自己收養他的當天給他吃一頓飽餐。 

沒有人可以這麼仁慈做到這種事,這個被海神詛咒的孩子已經夠幸運了。 

他一把扯住少年的領子,嘀咕幾句「怎麼不乾脆就直接死在海裡比較好」的話。 

少年只能從叔叔面無表情的眼睛中讀到一點寬慰。 

【04】醜陋的孩子


村子裡的人都說,少年是被海神詛咒。 

因為少年的父親不信海神,也從來不去海神廟祭拜。 

儘管母親一直哀求父親,為了即將出世的孩子,至少讓海神平息憤怒,但父親卻一心只想離開這個落後的村子。 

他聽不見任何關於神祇的祈求,他的妻子也是他想脫離的一部分,他打算等到孩子出生就立刻帶著他離開,拋下不合潮流的村子和妻子。 

但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會被海神擺了一道,當孩子一出生,注定所有的如意算盤都將破碎。 

「河童!」長老們歲月的影子只讓他們能吐出這樣的字眼形容那醜陋的嬰兒。 

父親張口結舌,不曾相信的古老神話竟然活生生出現得眼前。 

而牠是他的孩子。 

村人將孩子丟回海裡,看著海浪捲走海神的侍僕,牠終該回到海神的身邊。 

但只有牠的叔叔看到那團畸形的嬰兒只是普通的生命。 

他偷偷將孩子抱回家,等到孩子漸漸成長,身體逐漸有了人形,他才帶他出海。 

那時,村子裡的人都以為那醜陋的少年是外地來的,他對外宣稱說那是他的養子。 

【05】陰影


躲藏在岩石後方的美人魚怒瞪著人群離開沙灘。 

她不甘心看著事情的發展有如童話故事,但她一點反抗命運的機會都沒有。 

「沒關係,至少,沒有看見莫名其妙出現的女人。」她對自己安慰的說。 

她帶著怨恨游回海裡。 

能尋回她被偷走的心只能去尋找巫師,童話中有一名海蛇的巫師。 

但她懷疑這大海中還有誰比她自己更聰慧? 

她一路漫無目的地游去,沿途的魚群還有海中生物都嗅到一股不祥的預兆,紛紛避開。 

美人魚並沒有找到傳說中的巫師,她有些氣餒和生氣,開始喃喃抱怨,隨手抓了一隻倒霉的海蛇。 

這才回到海邊,她想看看英俊的王子,沒有時間去慢慢找尋巫師了,慾望驅使著她游向沙灘。 

黑夜展翅,覆蓋住光芒,她的眼睛是夜明珠,讓她可以輕易看見所有的動靜,包括一對半夜跑到海邊約會的情侶。 

女孩摟住男孩接吻,以為深夜是最好的布幕。 

萬物化為寧靜,像風雨欲來的徵兆,那對甜蜜的情侶還沉浸在你儂我儂的世界中,完全沒有注意到一個巨大的身影欺近。 

黑夜化為寧靜轉為寂寥,最後連海神都是沉默地暗示一切的發生。 

【06】屍塊、老人


隔天早上,村子裡的人都驚恐地望著海灘上支離破碎的軀塊,不敢相信眼睛所見。 

「這一定是海神又發怒了。」老人們都竊竊私語。 

他們被古老的咒語束縛。 

也許,海神過於孤單需要陪伴。 

少年透過紙窗,凝視著被封印的草屋,眼睛裡有淡淡的淚光,草屋中住著一名悲傷的老人。 

老人會對著沒有人的牆壁訴說自己可愛的孩子。 

老人的孩子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只可惜因為過於美麗,連海神都要跟他搶,海神召喚了他的孩子去服侍。 

這些事情少年很清楚,因為他從小就喜歡靜靜的聽老人說話。 

儘管老人從來不知道他的存在,他還是喜歡聽老人說著自己孩子的故事。 

美麗一直都是他想要卻永遠無法得到的東西,他喜歡聽,然後幻想,這樣子人生才不會累積太多怨恨。 

少年傾聽著老人說故事,到了傍晚他延著海灘往家裡走,腳印一步一步的印著,就算不想,沙灘上還是留下時間的印記。 

他知道這些印記不久就會淡去,即使淡去了,他的心中的印記還是會存在。 

【07】祭品


長老們溫柔的抓著他的手,用一種從未有過的眼神問他:「讓你在這個村子實在太委屈你了,你應該要去陪伴在海神身邊才對。」 

他從老人的神情中看到哀求。 

「他是海神選中的,至少,有兩個人看到海神現身在他的身邊,如果靠他太近會被海神詛咒的。」 

人們都大聲的咬耳朵,企圖不要讓他知道。 

少年很感激村人的好意,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刻意用低沉的嗓音說話,好讓他聽見。 

【08】上岸


海神祭的前一晚,他獨自坐在海邊的岩石上,看見一個龐大的身影上岸。 

那生物全身長滿了褐色髒亂的毛髮,有著人的頭,人的上半身,下半身卻是魚尾,魚的凸眼,没有眼皮,如鯊魚的嘴非常寬廣,尖銳的爪子一路支撐著身體爬上沙灘,從那對巨大的乳房來看,她是雌性的哺乳類生物,就像是上帝的惡作劇,把七零八落的器官加諸於一身,醜陋卻強大有破壞力。 

她看見了他,就孤伶伶地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盯著他。 

少年看著那奇怪的生物,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辛酸,他不由得向她伸手,她先是遲疑了一下,然後拖著尾巴向他靠近。 

「你跟我一樣嗎?」少年問她,她只是眨眨眼。 

可笑的是,少年竟然覺得她好像聽得懂人話似的。 

一整夜,少年對她吐露心中的秘密,就像已經裝滿水的桶子,搓破一個洞後水就無法停止直到見底。 

海神祭當天,村人們全都聚集在海邊,卻找不到少年的身影。 

【09】醜陋的生物


他領著她參觀村子。 

他知道這是他最後一次遊走在這裡,他像個熱心的導遊,介紹從小到大的地方。 

最後,來到那被封印的草屋。 

他們在那裡凝視很久。 

屋中傳出一陣騷動,一隻枯乾的手突然抓破紙窗。 

少年嚇了一跳,跌坐在地上,老人的眼睛透過窗戶往外看。 

一聲淒厲的尖叫劃破天際,老人恐懼的指著她,歇斯底里地吼叫,企圖破窗而出,盯著她的瞳孔每一條血絲都充滿著仇恨。 

「我的…還給我!你還給我啊!還給我!」 

她感到困惑,對於老人迎面而來的憤怒,她從來沒有遇到過。 

於是,她趕緊抓住少年的手往海的方向逃去。 

這個時候她才開始感到恐懼,這裡並不是她的地域,老人的嗓音像是揮之不去的吸血蚊,這種只有在陸地上才會有的可怕小東西。 

她一路沒有停歇得跑,深怕老人的腿突然有著年輕人的活力。 

海灘上聚集著村民,他們全都張大著眼,看著海神一路倉皇的逃命,而追趕著海神的,竟是那一個將自己關在老屋內,拒絕與村人交往的怪老頭。 

海神怎麼可以害怕一個人類呢? 

海神應該是高高在上,像大海一樣喜怒無常,像大海一樣冷酷無情,像大海一樣城府深層見不到底,連陽光都無法穿透的才對。 

因為這些都是大海教導給討海人的真理,管理海洋的海神,理所當然是這些現象的操控者。 

他們慢慢的意識到一件事情。 

這樣的海神不是海神。 

如果不是海神,那她到底是什麼? 

老人們慢慢踱步,靠著他們歲月的記憶,終於想起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那一定是海怪,竟然敢假扮成海神大人,真是罪不可赦!」憤怒的情緒在眾人之間快速的醞釀,所有的人眼睛都化成血紅色的殺手。 

【10】離開


海神廟前的沙灘一片血紅。 

村民們手持著漁具像往常一樣回航。 

一個月過去了,眾人卻還沉溺在被海怪欺騙的低潮之中,只有一名男子重獲新生。 

他已經打包好的行李放在腳邊,準備看早該道別的家鄉最後一眼。 

他浪費太多生命在這裡,海神最後還是心生憐憫,放他離開,雖然不能帶著設想中的孩子走,但能走已經是萬幸了。 

【11】沒有王子


月圓之日的夜晚,一個龐大的身影慢慢從海裡上岸。 

美人魚拖著殘缺的身體,將王子的屍體送回家,放置在海神廟的供桌上。 

美麗的王子是海神的孩子,雖然他曾經承諾過隨她而去,但他終究被海神帶回身邊。 

他是海神的骨肉,就如同她是海神的骨肉一樣,他們都一樣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存在。 

她最後一次親吻王子,然後看了海神像第一眼也是最後一眼。 

她從很久以前就想知道創造她的父親長成什麼樣子了。 

「原來我們是這麼相似,只是那已成為過去。」她望著海神像美麗的長尾鰭,再看看自己殘缺的身體說道。 

晨曦即將到來,她轉身躍向大海。 

從此之後,再也沒有人看過她的身影。 

【12】海上的歌聲


兩名漁人駕著小船經過一座小島,他們是父子,年輕的少年好奇地逗弄在魚網中的獵物。 

「爸爸,聽叔叔們說到這裡一定要去祭拜海神廟。」 

「海神廟嗎?那座廟早在不久之前就因為地震崩壞了,早就沒有了。」 

「沒有人修復嗎?」 

老漁人大笑︰「現在的年輕人根本不相信什麼海神,也很少人當漁夫了,又有誰會去花錢修復呢?」 

少年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没有了海神廟,那海神要住哪呢?他疑惑的想。 

就在此時,他聽見一陣清脆嘹亮的歌聲從四面傳來,他聽不出那是什麼歌,但聲音很虛幻,節奏極為飄渺。 

「爸爸,你聽到了嗎?好美的聲音…。」他沉醉地說。 

老漁人奇怪的看著兒子,他並沒有聽見任何聲音,但兒子卻輕輕的哼著一首奇怪但好聽的旋律。 

過了半晌,他說:「那大概是海神的歌聲吧!」也只有天上才會有這樣優美的音樂,那不是人間的樂曲。 

「不是的,爸爸!」少年瞇起眼睛,凝望著遠方海域說:「是美人魚才對。」 

【13】詛咒重演


第二天的早晨,島上的人們在海灘上發現一艘小船的殘骸和兩具屍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練筆之境

粥魚兒-回到最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