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原為2013年6月13日發表,為筆者昔日舊文。在此紀錄。

 

正文開始:

 

母親第一千次警告我不能亂跑,因為據說外頭有吃人的怪獸。

 

【01】


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我確定。

絕對不是嚇唬人的童話故事,以我母親來說,她從來不會對我說謊,外頭是真的有吃人的怪獸。

但我也不是太乖的孩子,至少,小孩子該有的好奇心我還是有的,雖然母親不斷的阻止我跑到外面玩,我還是有幾次偷偷跑出去的紀錄。

正因為如此,也證實了外頭真的有吃人的怪獸。

在我第一次跑出去的時候,當然是偷偷的,從屋頂跳出去的時候,月亮正高掛在天空的正中央,我遇到幾名小孩子,他們對我很好奇,我也從他們的口中得知這隻吃人怪獸的事情,和母親的說法有一點相異,但大體上是一樣的。

母親說的吃人怪獸長得很恐怖,她說那種怪獸渾身散發出濃濃的刺鼻味,身上沒有毛髮,卻呈現一種白色的樣子,更可怕的是,他們一點溝通能力也沒有,總是沉默,讓人完全搞不清楚情況,根本沒辦法找出方法逃走,如果被抓到的話,大概就是死路一條了。

其它小孩子們口中的吃人怪獸就沒有那麼恐怖了,他們說,那隻怪獸會吃人,就這樣而已,所以晚上不可以到外面玩,一定要趕快回家。

但他們猜想,既然會吃人,肯定是嘴巴很大吧,既然叫做怪獸,一定是四隻腳全身毛茸茸的生物吧。

我聽他們這麼說,心裡有點想笑。

「你笑什麼呢?」

「你們都錯了,我肯定這怪獸絕對沒有毛。」

我的說法讓他們譁然了起來,後來我知道,在群體裡,說法與眾不同就是不合群,儘管那獨特的說法可能是正確的。

「你說謊,這不可能。」

「我才不會說謊呢。」我辯解般的回應。

有一名看起來很嬌小的女生皺著眉頭疑惑的問我:「如果你沒有說謊,那為什麼說怪獸沒有毛呢?」

「對啊對啊,你明明就說謊。」

「媽媽說不可以說謊,你為什麼要說謊呢?」

「我沒有說謊。」我堅持。

那名小女孩又喊了起來:「那你說,怪獸有沒有毛?」

我沉默了一會,實話是怪獸沒有毛,但他們卻只接受那個愚蠢的謊話,說謊是不對的行為,但沒有人想聽實話。

在我沉默的時候,他們的眼睛瞪著大大的,充滿疑惑,好像我哪裡有問題似的。

「吃人怪獸沒有毛。」我決定說實話,因為說謊是不對的,說謊的人會下地獄,母親對我說過。

「你又說謊了!」小女孩失望的對我大叫,「我最討厭最討厭說謊的人!」

當她這麼說的時候,我就知道一切都壞了。

我很後悔為什麼要提起這個話題,總之他們離我遠遠的,就像我身上有可怕的傳染病,我從他們的眼中讀到一種不信任,甚至鄙視的意味。

後來我又偷偷跑出去幾次,每次都是利用晚上,因為母親的工作總是在晚上,我可以等她出門後,再偷偷溜出去,只要在她回家之前回來,她就不會發現。

但幾次後,我就不想偷溜出去了,並不是我遇到吃人怪獸,而是因為那群小孩子。

他們會跟在我後頭,假裝自己是吃人怪獸,然後嘲笑般得對我說:「我們沒有毛,我們是吃人怪獸,你怕不怕呀!」

真得很無聊,但當他們學會對我丟石頭後,我開始害怕了起來。

小石頭有稜有角,會劃傷我的皮膚,我害怕母親看到後會怎麼說,她說過最討厭說謊的人,雖然母親從來沒有問我有沒有偷跑出去玩,但我知道她不會允許我出去的,就像是變向說謊一樣,我深深害怕哪一天她會問起。

「你手上那是什麼?」母親有一天望著纏繞在我手上的繃帶問。

我如實回答。

母親歪著頭,沒有說什麼,只是想往常一樣遞給我早餐。

「早點睡。」她說。

 

【02】

由於晚上工作的關係,她總是白天睡覺。

但身為母親的職責,她還是會把握和我相處的時間,例如幫我準備早餐。

我輕輕咬了一口早餐,突然覺得空蕩蕩的家其實充滿溫暖。

和母親相處的時間不多,但從每一次她為我準備的昂貴食物就可以知道她有多愛我,我是知道的。

因為曾聽外頭那些孩子們說,他們只能吃難吃的野菜,肉類食物對他們是奢侈品,如果沒有遇到他們,我恐怕不會知道,原來我一直都是過著奢侈的生活,這樣一想,我心裡就舒坦一點。

很羨慕他們一群人不會寂寞,相比之下,我除了母親,好像沒有什麼比較親近的夥伴,但我知道我是被愛著的,只要有一個人就夠了,哪怕她是我的母親。

月亮再次高掛天空的時候,母親終於睡醒了,她輕輕披上披肩,柔柔得笑著對我說再見。

我突然有種衝動,想跟母親一起出去。

「怎麼了,我的寶貝?」

「我只是好奇,母親每天晚上都上哪去呢?」

「傻孩子,當然是工作啦。」

「是什麼工作呢?」

「你真是好奇的孩子。」母親笑著搖搖頭說,「也是呢,不知不覺你已經長這麼大了,該是讓你學習獨立生活的時候了。」

「什麼是獨立生活?」

母親笑著牽起我的手,告訴我說:「就是擁有一個人也不會餓死的能力啊。」

「一個人?為什麼要一個人?」

「傻孩子,我可愛的寶貝,每個孩子都不可能依靠母親一輩子的,雖然我也很想永遠陪伴你,但是,母親也會老,總有一天,你也會遇到下一個陪伴你的人,到時候,你要有能力可以照顧你的家人啊。」

「就像母親照顧我一樣嗎?」

母親點點頭。

我滿懷興奮的跟著母親離開家,第一次經由母親的允許踏離這個家,這次不是偷偷摸摸的,而是母親牽起我的手,引領我走出去。

母親教我許多動植物的辨認,我很快的記憶起來,因為之前有偷溜出來,因此這些東西都再熟悉不過,只是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

我們跑了很多地方,有一些我去過,有一些我沒有去過,母親偏好往人多的地方走,但我卻看到他們看著母親的眼神有些怪異,看我的眼神也很奇怪,好像我擋到他們的路似的,我緊張的抓緊母親的手。

「別害怕,也別緊張。」母親輕聲的叮嚀我,「這樣才能輕鬆的獵取到食物。」

食物?我疑惑了起來。

「你在一旁先待著,別亂跑。」母親放開我的手,朝一群人走過去。

她與他們攀談了一會,我看著她笑,好像笑得很開心,但我卻知道,母親一點笑意也沒有,因為她的眼睛很冷,非常的冷靜,我想到銀白色的月光,就像月光一樣,冷靜,而且,皎白透徹。

沒有多久,她就和一名男子朝我走了過來。

那男子用疑惑的眼神瞪著我,在母親叫我跟著他們一起離開的時候。

「這該不會是你的孩子吧?」男子問。

「當然,不然還有誰家的孩子會長得這麼漂亮。」

「也對‧‧‧‧‧‧,」男子尷尬的說:「和你很像,長大後一定也會是漂亮的女孩。」

「不對喔,」母親笑著說,這次她真得很開心的笑。「這是我的兒子,不是女兒,你弄錯了。」

男子非常訝異,隨後皺起眉頭,問:「那你帶著孩子來幹嘛?」

「因為他想跟我來工作的地方,所以‧‧‧‧‧‧」

男子蹲下來,塞給我一張紙,說道:「小弟弟,你拿著這些錢,看要去哪邊玩吧!你媽媽要開始工作了,沒有時間照顧你喔。」

錢?錢是什麼東西?為什麼這張紙可以玩?要怎麼玩?

看我疑惑的樣子,母親對男子說道:「沒關係,他可以留在這裡。」

「不太好吧,畢竟只是孩子。」

「沒關係的,反正他以後也要學,倒不如讓他現在就知道該怎麼做。」

「學...?」男子沉默了好一會,面有難色的看了我一眼。

「怎麼了?」母親問。

「沒有...我只是沒有想到...真的...沒有想到。」男子搖搖頭。

我抬頭看了看天空,不知道母親所謂的工作到底是什麼。

「那...我們要在哪裡做呢?」男子問。

母親愉快的說:「就在這裡就行了。」

「不是吧!這裡...這麼荒涼的郊外。」

「郊外才好啊,沒有人會來干擾我們。」母親說,輕輕扯住男子的領子,悄聲的問:「還是說,對你來說在郊外沒有辦法?」

男子咳了一聲,「誰說我沒辦法,這裡就這裡。」他又瞟了我一眼。

母親笑了起來,「既然你已經同意了,那我們就開始吧。」

然後,母親將手插入那名男子的胸口,我看見男子震驚的張大嘴吧。

在母親拔出她那銳利的手時,大量的鮮血如泉水般湧出,我不用看就知道那男子已經發不出聲音了。

「我的寶貝,有沒有看清楚。」母親轉過頭來,溫柔的問我。

我點點頭,站在旁邊我看得一清二楚。

母親朝我招招手,說:「來吧,還是剛獵殺的肉比較新鮮,過來一起享用吧。」

「在這裡?」我有點震驚。

「當然啦。」

「但是,現在還沒有早上,早餐沒有人這麼早吃的。」

「那是因為我要獵回去給你吃,所以你才會在早上的時候吃,正常來說,現在才是我們吃飯的時間啊。」

原來這是這樣,我有點懂了,便沒有再拒絕。

母親說得沒錯,新鮮的食物真的比較好吃,和我過去吃過所有的餐點裡,今天這一餐真的超好吃的,只是我以前不知道而已。

「下一次,換你試試看。」母親對我眨眨眼,說。

「可是,我不會...。」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下手才好。

「放心好了,你是我生的孩子,善用你的身體,這天然的陷阱不怕獵物不上門。」

身體...,我想起以前偷偷跑出去玩的時候,遇到的那些孩子。

他們說我是騙子,在我背後丟石頭。

我對我的身體一點信心也沒有,雖然母親從來不說謊的,但或許母親認知有錯怎麼辦?
「你可以的,我的寶貝。」

 

【03】

那群孩子,這次我鼓起勇氣,朝他們走過去,在心裡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要緊張,不要緊張,鎮定,鎮定。

「你這騙子要幹麻?」他們戲謔的說:「又要說什麼奇怪的謊言了嗎?怪人!」

「那個‧‧‧‧‧‧」我結結巴巴的說,我知道我現在一定很蠢,「要怎樣你們才會原諒我說謊呢?」
他們竟然全都愣住了。

難道我又說了什麼奇怪的話了?

嬌小的小女孩第一個回過神,「應該要道歉吧?」她不確定的說:「我媽媽說做錯事情就要道歉。」

原來要道歉嗎?我點點頭,說:「好,我道歉。請問該怎麼做才好呢?」

「嗯,這個嘛。你應該要鞠躬,然後說對不起我錯了。」

我彎下身,非常誠懇的說:「對不起,我錯了。」

他們不太自在地對我笑,我突然覺得我們之間的距離似乎縮短了一點。

於是,那一晚,他們讓我加入他們的遊戲裡,我們玩了一整晚,每個人都非常愉快。

「我們來玩鬼抓人好不好?」

「贊成!」

我緩緩的舉起手,「對不起,請問什麼是鬼抓人?」

他們又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瞪著我。

「對不起,可是我們家只有我一個小孩,我母親沒有告訴我什麼是鬼抓人。」

「噢,原來是這樣。」嬌小的女孩對我說道:「就是一個人當鬼,然後數到一百,去找藏起來的所有人。如果最後有人沒有被鬼找到,那他就贏了,如果鬼找到所有人,那就是鬼贏了。」

我點點頭。

遊戲開始,當鬼的孩子靠著一棵樹開始數數。

嬌小的小女孩非常好心的對我說:「你第一次玩,跟著我躲吧!」她抓著我東跑西跑的,不久便滿身大汗。

但我們都知道那當鬼的孩子就在不遠處找人,依照她這種躲法,肯定會被找到的。

她也著急了起來,急得都快哭了。

「我不想被找到,」她淚眼盈眶的咕噥:「怎麼辦?我不想被找到‧‧‧‧‧‧。」

「我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你不被找到喔。」

「是什麼?」

我想了想,嘆道:「算了,你不會喜歡的,當我沒說過。」她和我不一樣,她絕對不會答應的,雖然這方法再簡單不過。

小女孩扯住我的手,倔強的說:「我不管,你一定要幫我,不管什麼方法我都答應。」

她真的答應了,我有點不可思議。

我抓起她的頭,啪的一聲將它折斷,然後一口一口快速得將食物吃掉。

這樣一來,她再也不會被找到了,除非有人劃開我的肚子。

如此簡單‧‧‧‧‧‧。

但我突然想起母親說過的吃人怪獸,那沒有毛,擁有白色外表且不說話的怪獸,哪一天會不會被我遇到,把我的肚子切開呢?我害怕了起來,連還在進行中的遊戲都不顧了,連忙跑回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粥魚兒-回到最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