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於2013年6月13日所發表。筆者大學時代童話創作。

 

 

【01寶兒】

 

「寶兒,寶兒?」風呼喚著小男孩的名字,沿著山坡吹了下來,小男孩縮起身子,躲在草叢裡,偷偷的笑著。突然,呼的一聲,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推出草叢,他一路滾下山坡,滾到小徑上。

寶兒和風笑成了一團。

「媽媽,要啟程了嗎?」他問風。

風輕柔的吹拂他的頭,「是啊,寶兒。」

寶兒的媽媽是風,多變的陣風,有時候是溫和的微風,有時候是強勁的烈風,有時候是夾帶著雨水的暴風,甚至是龍捲風。可是,大多數的時候,風會像現在這樣,不強不弱的跟他鬧著玩。



寶兒是風的孩子,他從來沒有在一個地方待超過一天,風如果在傍晚的時候說:「來吧,今天晚上在這裡盡情的玩鬧吧!」這天晚上就會風雨交加。如果在下午的時候說:「今天晚上好好休息吧!」這天晚上就會星空滿天。但不管怎麼樣,到了早上,風一定會搖醒他,在他耳畔溫柔的說:「寶兒,繼續下一個旅程吧。」

【02貓咪一家】

寶兒跟著風一路來到貓咪的家,貓咪先生帶著貓咪太太和七隻小貓很驚訝地望著他們。七隻小貓好奇的在寶兒身邊繞來繞去,牠們齊聲問:「你是誰?剛剛那股寒冷的感覺又是什麼?為什麼到這裡來?」

寶兒回答說:「我是寶兒,剛才那是我媽媽,我們正在旅行。」

「可是你和你媽媽一點也不像。」一隻小貓說。

「噓,不可以這麼沒禮貌!」另一隻小貓喝斥牠,然後問:「那你們旅行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回家呢?」

寶兒疑惑的說:「家?那是什麼?」

貓咪一家互相看了一眼,說道:「喔,真是可憐的孩子。」

貓太太左右張望,並沒有看見寶兒的母親,便問道:「那你媽媽現在到哪裡去了呢?」

寶兒說:「大概去附近走走了。」

「真是可憐的孩子,那你要不要來我們家住?我們家雖然小小的,人數有點多,但多你一個人還是可以的。」

於是,那一天晚上,寶兒便住在貓的家。

貓咪一家住在草叢中,寶兒才待不到一分鐘,就被蚊子叮得發癢,而且空間小又濕氣重,他覺得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來。「寶兒不要客氣,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貓太太和善的說。

「寶兒不要客氣,多吃一點,這是特別醃製的鹹魚,很好吃的。」貓先生也和善的說。

寶兒咬了一口「好吃」的鹹魚,差一點沒吐出來,實在鹹的令人無法下嚥。吃完晚餐,七隻小貓很快的打鬧在一起,霎時貓毛滿天飛。這一晚,寶兒失眠了,貓咪一家也失眠了,因為寶兒噴嚏打個不停。

「寶兒,寶兒,該啟程了。」清晨,風吹進貓的家,寶兒迫不及待的跟貓咪一家說再見,貓咪一家也感激的和他道別。

【03黑狗一家】

他們走了走,一路走到天黑,來到黑狗的家。黑狗一家看到他們非常訝異,三隻小狗好奇的跑到寶兒的身邊,嗅了嗅他的味道,齊聲問:「你是誰?剛剛那涼颼颼的感覺又是什麼?為什麼你會來這裡?」

寶兒說:「我是寶兒,剛才那是我媽媽,我們正在旅行。」

三隻小狗說道:「可是,你和你媽媽一點也不像。」

黑狗太太連忙喝止小狗們:「噓,真是沒禮貌。對不起,寶兒,你們旅行好辛苦,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回家呢?」

寶兒疑惑的問:「家?那是什麼呢?」

「喔,可憐的孩子,竟然沒有家。」黑狗太太眼眶盈滿淚水的說:「今天晚上好冷,你要不要來我家,我家很大,就算多你一個孩子也沒有問題。」

於是,那一天晚上,寶兒便住在黑狗的家裡,黑狗的家很大,還是木製的房子,但是沒有床。

「請問晚上要睡哪裡呢?」寶兒問,他實在有點睏,畢竟已經走了一整天。

三隻小狗齊聲說:「晚上才正要開始呢!怎麼能睡呢?」

黑狗爸爸說:「住在這裡就要幫忙看家,今天大家輪流守夜吧!」

寶兒聽了完全說不出話來,黑狗太太發現他的臉色不太好,於是說:「這裡有棉被,不好意思,我忘記你們人類晚上都要睡覺。」「沒關係。」寶兒感激的在地上鋪床單。

午夜十二點,寶兒被一聲劃破天際的長鳴驚醒。「寶兒,好像有小偷,我們要出去追了,你繼續睡吧!」黑狗太太充滿歉意的對他說。

然後,黑狗一家衝了出去,只留下寶兒一個人在偌大的房子裡。他突然覺得好冷,比待在風的身邊還要冷,這天晚上,外頭長嚎聲四起,寶兒又失眠了。

清晨,黑狗一家終於回來了。風在外頭呼呼的吹著,然後吹進屋內:「寶兒,寶兒,該啟程了。」於是,寶兒向黑狗一家道別,但黑狗一家經過一夜的折騰,累的全部都睡著了,寶兒小心翼翼的跨過躺在地上的黑狗一家。「祝你們有美好的夜晚。」寶兒小聲的說,他知道現在才是屬於黑狗一家的夜晚。

【04野鴨一家】

風一路吹起咻咻的曲調,寶兒看見地上掉下一片又一片紅色的葉子,於是也跟著風開心的唱起歌來。他們走到湖畔,風放聲尖叫,在湖上跳起華爾滋,寶兒在一旁拍手伴奏。

野鴨一家從湖心滑了過來,看到寶兒非常震驚。五隻小鴨搖搖擺擺的走向他,她們齊聲問:「請問你是誰?那跟你一起來的冷冰冰的感覺是什麼?來這裡做什麼呢?」

寶兒回答說:「我是寶兒,剛才那是我媽媽,我們正在旅行。」

野鴨夫婦在一旁小聲的交頭接耳:「什麼?但是他分明是人類的孩子,風怎麼可能是他媽媽呢?」他們向自己的孩子眨眼睛示意,有禮貌的小孩是不能問失禮的問題的。

小野鴨們點點頭,然後有禮貌的說:「寶兒,旅行感覺好辛苦,你真的好厲害喔!但是冬天快要到了,你們旅程的終點在哪裡呢?」

寶兒疑惑的說:「終點?」

「啊,就是你們什麼時候要回家?」小野鴨們禮貌的補充。

寶兒搖搖頭,說道:「我們沒有家,打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和媽媽就一直在旅行了。」

野鴨一家張著大嘴瞪著他,然後,野鴨夫妻溫和的說道:「最近天氣變冷了,如果不嫌棄,就來我們家住吧!我們家很歡迎你的。」

於是,那天晚上,野鴨一家游完泳,便準備領著寶兒回家。

「你要跟好喔。」野鴨夫婦和善的叮嚀寶兒,「現在天色很晚了,有時候會看不太清楚。」

「對啊,尤其是這片湖很廣大,一不小心會迷路呢!」小野鴨也好心的說。野鴨一家說著,就往湖的對岸游去。

寶兒一個人被留在岸上,他根本不會游泳,但是野鴨一家並沒有發現。

【05他是風的孩子】

風終於跳舞跳累了,於是在寶兒身邊打轉:「寶兒,我們來唱歌吧!」說著,牽起寶兒的手開始轉圈圈,高拔的曲調迴盪著,寶兒一邊轉一邊笑,他愛死這種刺激的遊戲。晚上,寶兒在一間廢棄的倉庫睡覺,風守在房子的四周,咻咻咻的唱著搖籃曲,那也是能讓寶兒最安心的聲音。

當最後一片葉子終於落地的時候,寶兒和風來到一片森林,風的眼睛都亮了。

「寶兒、寶兒!你看,你看!」風大叫,快樂的穿梭在樹林的空隙間,發出優美的旋律,一會兒高拔,一會兒低吟,就像是場精采的大合唱。

寶兒自己找了一個地方休息,正要閉上眼睛,就聽見身後傳來低沉的聲音:「人類的孩子,你怎麼會和風在一起呢?」

原來是他身後老樹在說話,那老樹勉強的睜開眼睛,那雙眼睛充滿歲月的痕跡。

寶兒小心翼翼的站起來,對老樹說:「我是寶兒,風是我的媽媽,我們正在旅行,打算要一直旅行下去。」

老樹搖搖樹枝,說道:「喔,天色已經晚了,晚上你可以睡在我的樹洞裡,晚上這森林不安全,但在樹洞很安全的。」

於是,寶兒安心的在樹洞睡了一夜,隔天,他被日光吵醒。他有些疑惑的問老樹:「請問有看到我的媽媽嗎?」老樹閉著眼睛,一句話都沒有說。

寶兒緊張的在森林裡奔跑,尋找風的身影,但什麼也沒有找到,他難過得哭了起來。

「別找了,那個風已經被我趕走了,人類的孩子,風根本不是你的親生母親,你應該要去屬於你自己的地方。」老樹滄桑的聲音說。

「這一點都不重要,我只知道風是我的媽媽,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是這樣活過來的。」

寶兒跑出森林,一路朝著風的路徑追尋而去,但直到冬天過去了,他還是沒有找到風的身影,有一天,他來到一片竹林,突然想起風時常在晚上歌唱的搖籃曲,於是,他利用這片竹林製做了一支笛子,吹起那記憶中的曲調。

四周的空氣回應著他的曲子,開始旋轉跳起舞來,寶兒聽見風聲咻咻咻的繞著他打轉。原來一直在尋找的風並不在他處,他是風的孩子,現在,寶兒一邊吹著笛子,一邊開始他新的旅程。




理念:
每個孩子生長的家庭不一樣,而且撫養他們長大的也不一定是有血緣關係的人,但不是親生的一點關係也沒有,重要的是撫養人愛不愛他們。故事中不論是貓咪、黑狗、鴨子或者是森林裡的老樹,其實都不是壞人,他們都是真心為了寶兒著想的人,但他們只看到寶兒這麼小就必須要旅行,只看到風很明顯不是寶兒的親生母親,但就像貓咪、黑狗和鴨子一家各有不同生活的習慣,寶兒和風這一家的生活模式就是這樣,他確實是風的孩子,因為他就是這樣長大的,而這也造就了寶兒未來的人生走向,生長的家庭是會影響孩子的一生的。故事後面,我安排風被老樹趕走了,但我要呈現的是,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撫養人去世了,可能一開始會不知所措,就像寶兒一樣,開始去尋找的過程是一種自我追尋,從重要他人去尋找線索,而寶兒找到的是,他吹奏著風曾經歌唱的搖籃曲,也是那首能讓他安心的曲子,最後,當寶兒開始人生自己的旅程時,這代表孩子已經長大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粥魚兒-回到最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