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小說《地獄門Hell Gate》

 

命不特別想活著,他打從出生到現在,對人世就從沒有什麼特別的慾望;可是,他也不想死。如今,他感到奇異的是,過去要活下去這件事原來有點過分容易,現在他若不想死,得付出很大的代價;有的時候,一個人想活下去,必須用做為一個人的全部來交換。

-地獄門‧P141

 

 

書名-地獄門Hell Gate.jpg

 

書名:地獄門

作者:成英姝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05年12月27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3322013

 

前言:

本篇書評為筆者早期所撰,當時憑著看完腦子發熱,一股熱血油然而生,筆者已經忘記什麼時候寫的,只知道2013年6月14日便已經完成。內文現在看起來,只能說年少青春,令人懷念不已。

 

 

 

正文開始:

 

魚在圖書館借來看的,大推薦。

 

地獄門的敘述方式非常的流暢,而且相當吸引人,第一人稱和第三人稱的視角會隨故事更換,以宗教為支點,不斷的藉由暴力和天命觀逐漸改變主角的心靈。重點是故事裡頭全部都是男性啊~ 實在殘忍的可怕!!

 

魚要膜拜作者成英姝!

 

主角命依據魚敏銳的觀察(真不害臊),應該是同性戀,加上有點陰柔的超級大帥哥,可惜臉在進監獄的後被毀容了......。

 

 

 

說話要有憑有據,就請看魚我(推推眼鏡)細細道來:

 

(一)命是一個同性戀:

 

在本書P98,命夢到那個殺人還把罪過扔給他的從小一起長大的荒夜。

 

「我一直不明白,你有些地方叫人難以理解,」荒夜說:「我知道你愛我,你屬於我,你知道我所有的一切都優於你,所有的人知道,任何一件事情我都做得比你好,比你多出無數倍的肯定,可是你跟在我身邊,卻不是因為我優於你,這個世上所有事物都影響不了你的驕傲,這是為什麼?」

命不理解。

荒夜停下腳步。

(這裡省略一大段)

荒夜大笑。「從來你最珍貴的東西,我就想拿走。可是你有些東西,為什麼我就是拿不到呢?沒有了那樣東西,你會變成什麼樣子?」


(二)命是一個超級大帥哥:

 

話說監獄裡的女性-瑪莉蘿(其實是一個變性人,沒有錢的時候就會變回男人)一直纏著命,對命超級好,甚至想掐死他讓他不再痛苦,就知道命的魅力無窮。好吧,這樣說或許大家還不滿意,那就來找一個書中的證據,請參見P140。

 

烏鳳尷尬地笑笑,他的沉默和鬼佐得活潑明顯成反比。

「若不是你那張臉已經被狄亞農毀了,我是不會讓你參加格鬥賽的,畢竟漂亮娘們的臉是傷不得的啊!」鬼佐大笑說:「別生氣,開玩笑的嘛!不過,我勸你有一天打得過我的時候再對我生氣,別太目中無人哪!」


大概命的脾氣真的很拗吧,從一開始堅守自己的上帝,又拒絕監獄中兩大勢力中的老大之一天海的保護,只能說命雖然順著天意,骨子卻又硬得很。

可憐本書主角從頭被虐到尾,越虐越堅強,找尋一條屬於自己風格的生存方式。

 

(好吧,其實魚也還沒有看完,正在努力看當中,看完再後續補上心得)

 

今天是2013.06.13,昨天剛吃完粽子,過了端午便因雨綿綿的東臺灣......。總算把這本小說看完了,那現下就來聊一下吧。其實這本書的前言已經很有多人評論了一番,當然還有作者表述,和作者專訪的文章。

 

就魚看完後,大致上可將本書分成三段,首段是入獄前期,中段是入獄後期,末段是出獄死亡。中段是一個轉折點,從命被迫參加打死人不償命的拳擊賽開始,釋放出人最原始的生物本能,放棄掉虛偽的社會枷鎖,從命開始奪走第一條人命開始,他便已經在力量上取得信心。有點像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感覺。

 

(一)扭曲的相愛方式

 

全書所設定的主角本來是一名神父,說他心靈純潔卻又性格扭曲,也許在某方面來說,是套在身上無形的枷鎖,將命監禁在軟弱和人際心靈缺乏之境。他在童年時追隨在荒夜之後,荒夜和命可說是相反卻又相同的存在。雖然本書對於荒夜的描述並不多,是開始也是結束。但至始至終,命終究無法拒絕荒夜,儘管荒夜惡意地將他推入牢獄之中,最後,他還是順從一切的安排,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樣,而這中間究竟是否有甜膩的愛,大概只有這兩個性格變態的角色自己心知肚明了。

 

「殺了天海。」荒夜說。

命倒抽一口氣。

「你瘋了?還是在開玩笑?」命壓低了聲音說。

(中間省略一大段推託的對話)

「你該不會說你不能殺人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監獄裡已經殺了兩個人,再多一個有什麼差別?」荒夜的聲音很不耐煩。

命像是凍結般說不出話,嘴唇哆嗦著,長睫毛也因為顫抖而以肉眼看不出的幅度眨個不停。

「你怎麼知道?」他一開口聲音既尖銳又沙啞。「你還知道什麼?」

「命,」荒夜的聲音像是貼近了話筒嚴厲地說:「照我的話做,你現在是個雙手骯髒的人了,這是最適合你做的事。」

P209

「閉上眼睛,牽著我的手,跟著我往前跑,叫你睜開眼睛的時候才可以睜開。跟小時候我們做過的一樣。」荒夜說。

命覺得喉嚨很乾。「你瘋了。」

「你該知道的,我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為了你啊!」荒夜掏出自動手槍,微笑的說:「難道你還看不出來,我是在用我的方式愛你。就算要毀掉全世界也行,證明只有我們會存活。不能把自己完全交給魔鬼的人,也不能完全交給神。」

P259

不過,不管怎麼說,荒夜和命這對佳人(?)所對待對方的方式造就了故事的走向。前者是最惡多端的魔鬼,愛的方式是把對方從神的身邊拉開,讓他沾滿鮮血,釋放原始的殘忍力量。後者是被神和社會禁錮的人類,愛的方式是接受對方的一切,追隨著那影子,甚至閉上眼睛,不看不聽,只跟隨。

 

一個是毀掉世界,一個是盲從跟隨,真是一對天生的佳偶。

 

(二)雙面的角色

 

本書有許多雙面的角色,魚的記憶力聽說只有三秒中,真能讓魚舉例的表示真的印象深刻,所以魚就姑且舉幾個還記得住的例子。


(1)天海/高翟歐:

 

天海這個角色是在監獄中佔有很大權力的角色,如果說檀術仁姿是至上的君王,天海和鬼佐大概是底下最高的兩個勢力所在。在P108中,命的室友拉撒路就曾經警告過。

 

坐在命旁邊的拉撒路說:「你到現在還沒有決定加入天海還是鬼佐,這不是尋常的狀態,你以為真正維持監獄秩序的是什麼?就是天海和鬼佐與獄方的默契。你最好早點做出決定,我該說的都說了,否則不會有好下場。


天海甚至可以在監獄中擁有一棟比典獄長還要豪華的別墅,但到頭來,命還是搞不清楚天海到底為什麼擁有那麼大的權力,然而,在命接到荒夜要求他殺掉天海後,檀術仁姿讓命以假死的狀態離開監獄,命真的殺掉天海之後,天海的真實身分才暴露了出來。

 

老人離開的時候,把報紙頭版也留給他,待他看到登在頭版的高翟歐的照片,頓時目瞪口呆。高翟歐是個投資娛樂事業的商人,資產非常龐大,但是很低調,無任何犯罪紀錄,更毫無提到坐牢的事。報紙上完全沒有提天海這個名字,可是照片上的人,確實就是天海。

P244

 

誰料想的到這兩個一黑一白和似毫無相關的人,竟會是同一個人呢?


(2)瑪莉蘿/李斯本:

 

瑪莉蘿是獄中唯一的女人,一開始對命無微不至的照顧,甚至為了命被拔去了舌頭。但她是一個非常溫柔而且妖媚的角色。但大家都知道當瑪莉蓮有錢去打荷爾蒙的時候,她才會是瑪莉蘿。在P173的時候,命終於忍不住去找心理醫師楊,想知道為什麼瑪莉蘿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不只是外表,連性格上都完全不同)


「你關心的是瑪莉蘿還是李斯本?」

「有什麼不一樣?」

(中間省略一大段)

「他想變成瑪莉蘿。」

「瑪莉蘿?」命顯得很不解。「什麼意思?你是說有瑪莉羅這麼一個人?」

楊點點頭。「李斯本注射荷爾蒙變成女人,不是在他進監獄之前,而是在進監獄之後。」

 

後來命才知道,叫李斯本變成瑪莉蘿的就是心理醫生楊。而李斯本進監獄的原因,是因為他「犯下令人髮指的罪刑」(殺了兩個女人,一個小女孩,一個小男孩,全部都分屍之後還把內臟也掏出來),而這全是被他母親從小虐待所造成的心理變態,不過是渴望獲得「愛」,因此,李斯本把自己變成了瑪莉蘿,也就是他「渴望中的母親」,重塑一個溫柔的母親。

 

拉撒路曾經說過瑪莉蘿和李斯本感覺上就像兩個不同的人,他總算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P170

 

(三)不可思議的人生


(1)死而復生的人-拉撒路

 

「拉撒路,再沒幾天我就得離開你了,不是離開這裡就是死,你就別再神秘兮兮的,把你那個死而復活的故事告訴我吧!」命仰躺在床上,兩手墊在頭底下說。

P217


「拉撒路,你是怎麼瞎的?」

「摔倒的時候傷到頭。」

(以下省略)

「你怎麼摔倒的?」

(以下省略)

「嗯,要真說得很仔細的話,就是被人舉起來,倒栽蔥地摔在地上吧!」

命翻身坐起來。

「誰幹的?」

「檀術仁姿啊!還有誰。」

「你跟檀術仁姿交過手,卻沒死?」

「廢話,最後贏的人是我啊!」

P222

 

拉撒路的人生活脫就是神蹟,畢竟死而復活這種事情大概只有神才辦的到,雖然作者在這裡並沒有過多的描述其中的意義,但拉撒路確實對命的生命造成影響,他教導命如何打贏檀術仁姿,而獲得離開監獄的機會。

 

贏過檀術仁姿的方法,就是超越死亡,不是從死亡發生的那一點超越,而是一開始就超越。從一開始,就認定自己已經死了。

P224

 

拉撒路是一個死而復生的人,他相信超越肉體的存在,並認為人之所以是人是因為有肉體,肉體和感官相聯,感官會造成缺陷,有破綻,就有死亡。而檀術仁姿卻是一個不相信不死身的人,他從拜肉體的知覺,並且追求將肉體發揮到極限的快感。小說中將拉撒路和檀術仁姿做了強烈的對比,並且做了優劣的比較,藉由命與檀術仁姿的生死鬥。

 

(2)角色扮演的人-李斯本

 

李斯本大多以女人瑪莉蘿的面貌出現,但瑪莉蘿其實是被角色扮演出來的人物,真實的瑪莉蘿是一個殘忍無情的女人,而李斯本創造出來的瑪莉蘿卻是一個溫柔的女人,用以彌補李斯本小時候便受創的心靈。

 

(3)與神交媾的人-女孩路嘉

 

最後,這個小女孩路嘉其實是命出獄之後,在醫院裡照顧他的小修女。喜歡非常虔誠頌念聖經,這一點卻是讓曾經是神父的命無法忍受,也許是從路嘉的身上看到以前的自己。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怪,可是每一次,我聚精會神、虔誠地禱告的時候,我總是可以感受神聽見了我......(省略)......祂寵愛我......(省略)......我要什麼,祂沒有拒絕的。於是我就哭了......(省略)......我的眼淚流個不停,我既悲慟又喜悅,等我平靜下來,我就會發現我的內褲濕成一片。」路嘉說。「......(省略)......當我和祂說話的時候,我們彼此融合,祂進入我的身體,就像做愛,最美妙又最痛苦的做愛......(以下省略)」

P233

 

其實魚對西方的宗教不是很明瞭,但是像這樣極端的思想魚還是多少可以了解的。人性真是一種十分奇怪的東西。小說不斷地引用聖經內文,穿插在其中彷彿是一種註解,又彷彿是一種喃喃自語,和主角命的神父形像相融,卻又不斷的衝突。有如在探討著宗教的神魔二元論,又一方面企圖毀滅掉社會道德觀,又再重建社會枷鎖,將人性貪婪又不顧一切的瘋狂以文字書寫。最後確實是以試煉來解釋命的一生。只是變得不再純潔簡單,反而是遍體麟傷,而毫無榮耀。

 

神啊,祢可以嘲笑我、羞辱我,祢可以懲罰我、無止境地折磨我,讓鬼魂每夜來追逐我,祢可以讓我下地獄,撕裂我的皮肉又讓我復合,週而復始讓我痛苦、萬劫不復,我腳踩的地面將不停止陷落、我的心永恆地淌血,祢可以讓我孤獨,詛咒我的靈魂永不停止漂泊,讓我不得救贖,祢可以永恆地緘默,可是祢不能阻止我─

愛祢。

P261

 

最後,請容許魚使用小說的最後一段文字來結束。這無疑是一篇描寫人性的小說。當然小說內鉅細靡遺的描寫許多拳擊和肌肉的部分,只能說作者對這方面的知識和用心真是辛苦了。小說並沒有過份地描述太夢幻和想像的世界,反而現實的可怕。魚一開始看到這封面和這文字描述的方式,還以為是一本翻譯小說,結果發現作者竟然是臺灣人,真是嚇了一跳,差點跳出水面無法呼吸。

 

好吧,其實這位作者的生平資料,大家只要上網google一下,就可以從偉大的維基百科上看到資料囉。

 

是的,魚非常推薦的一本好書,非常好看的小說,雖然看完沒有熱淚盈眶,但的確是多了許多值得深思的時間。

 

正文完結。

 

2016年4月11日後續:

此書,筆者目前於網路書店並沒有搜索到相關販賣資訊,只有在露天拍賣有找到。可能年代比較久遠,不過圖書館可能會有吧,畢竟筆者當年是在學校圖書館翻閱到這本書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粥魚兒-回到最初 的頭像
粥魚兒-回到最初

練筆之境

粥魚兒-回到最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